電話:010-85651425

手機:18500204922

民間維權官微

寧波精達:暗箱操作 實控人花樣“作妖”

2020-09-30 22:49來源:證券市場紅周刊作者:本刊記者 何艷

A股關于實控人的故事數不勝數,比如減持、變更、高比例質押等諸多版本,但實控人花樣“作死”的樣本卻很少見,寧波精達讓我們大開眼界。早在公司上市階段,寧波精達就譜寫了IPO前逼走外姓高管的劇本,最近更是因操作控制權轉讓一事遭證監會處罰。

實控人操作控制權轉讓

9月28日晚間,寧波精達公告稱,收到證監會寧波監管局《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經查明,2016年9月25日至2017年12月24日,寧波成形控股有限公司(成形控股)、寧波廣達投資有限公司(廣達投資)、寧波精微投資有限公司(精微投資)、鄭良才、鄭功、徐儉芬與廣州億合投資有限公司(廣州億合)簽訂《合作協議》及相關補充協議、股份轉讓協議書等協議,約定將鄭良才、鄭功通過成形控股間接持有的共計2646萬股寧波精達股份(占寧波精達總股本的33.08%),以及廣達投資、精微投資、鄭良才、鄭功、徐儉芬直接持有的共計2195萬股寧波精達股份(占寧波精達總股本的27.44%)在限售期滿后全部轉讓給廣州億合。廣州億合已支付鄭良才等人股份轉讓部分定金及利息合計2.2億元。

上述協議的簽訂,涉及寧波精達控制權轉讓,但寧波精達未及時予以披露,也未在其披露的《關于股東股份被司法凍結的公告》《關于股東股份被司法凍結的進展公告》等公告中披露上述協議相關事項。2019年8月21日,寧波精達在《關于上海證券交易所問詢函回復的公告》中首次披露上述協議。

基于以上違法事實,根據相關司法解釋,如果投資者于2016年9月25日至2019年8月20日期間買入寧波精達,并在2019年8月21日后賣出或仍持有并曾產生一定浮虧(無論是否解套)均可發起索賠,您只需將姓名、聯系電話與交易記錄(建議為Excel文件)發送到[email protected]的郵箱,參與由《證券市場紅周刊》“民間維權”欄目組織的索賠征集活動,以維護自身合法權益。廣大投資者在獲得賠償前無需支付任何律師費用。

家族企業任性妄為

據悉,鄭良才、鄭功、徐儉芬為寧波精達的實際控制人,成形控股、廣達投資、精微投資則為實際控制人的一致行動人。

在被立案調查及收到《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之前,寧波精達隱瞞控制權轉讓一事就已經曝光。時間追溯至2014年公司上市時,根據當時的招股書,寧波精達實控人鄭良才對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作出了限售承諾,即三年內,不轉讓或委托他人管理所直接或間接持有的股份,也不由公司回購。

不過,2016年9月,上市不滿兩年,鄭良才就背棄承諾,私下籌劃轉讓公司控制權,其本人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轉讓45.11%股權,交易總價款超過17億元。2019年8月,隱瞞了兩年的控制權轉讓秘密因一紙股權凍結公告而泄露。彼時,股權受讓方廣州億合因轉讓糾紛而向法院申請對鄭良才及其一致行動人所持公司部分股權司法凍結。

事實上,除了此次“暗箱”操作控制權轉讓一事,寧波精達實控人更早之前還屢屢“作妖”。不過,與轉讓控制權不同,當時是家族企業追求自身利益,逼走外姓高管。更早的2012年IPO階段,公司上會前也是風波不斷。

資料顯示,寧波精達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業,從其歷史沿革看,前身為寧波精達機電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8月,并由鄭良才、徐國榮、謝文杰等11名自然人以貨幣資金出資設立。法定代表人鄭良才,占注冊資本的比例高達86.10%。而名單中11人之間均有著親戚關系,這一家族在企業注冊資本中占有的比例超過了95%。

寧波精達在IPO前的輔導期內,建立了公司治理構架,設置了董、監事會及經理層。其中,董事會由7名董事組成,包括3名獨董;高管人員有5人,包括1名總經理,2名副總經理,1名財務總監,1名董事會秘書。不過,公司董事、高管在2011年8月份出現不正常的集中離職。其中,任職時間僅8個月左右的吳曉紅辭去董事會秘書一職,與此同時,自己人則快速上位,由鄭功接替。

2012年寧波精達預上市時,計劃發行2000萬股,發行后總股本8000萬股。實際控制人鄭良才及其配偶徐儉芬、兒子鄭功合計控制72.79%的股份。

當時就有業內人士表示,在向公眾公司進軍的過程中,本應去家族化的家族企業,卻莫名棄用職業經理人,給企業的經營決策帶來風險。從公司此后的發展路徑看,某種程度上也驗證了這一說法。

大乐透奖池余额